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合作 > 国别环境
国别环境
阿曼经济、产业情况简析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3-30

(注:本文英文原文来自牛津商业集团发布的《TheReport: Oman 2017》,译文来自社交媒体公众号“译读海湾”,略作删减)

 

在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油价低迷期后,油气资源富集的海湾国家财务状况急剧恶化。以阿曼为例,原油出口收入的下跌导致该国名义GDP缩减13.8%并出现了十年以来数额最高的财政赤字。对于阿曼政府来说,2017年的当务之急不仅仅是调节短期内的资金分配,更要优化整个国民经济基础,通过开源节流弥补财政缺口。为此,削减开支、税收改革和促进私营经济增长都将是阿曼政府在未来几年中的重要举措。

一、石油难题 

在国家经济面对诸多全新挑战的过程中,阿曼在海湾地区并不孤独。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几乎所有成员国都在2015年和2016年承受着巨大财政赤字的压力,为此不得不修正自身的经济发展策略,控制财政开支,并在努力平衡资产负债表的情况下,尽可能寻求新的收入来源。

据统计,2015年阿曼原油出口量增长5.4%至3.08亿桶,但出口总收入却降至147亿美元。这一财政收入的巨大损失,无疑与该国当年原油出口均价同比暴跌45.3%的趋势同步(2014年原油出口均价为103.2美元/桶,2015年则仅为56.5美元/桶)。这痛苦并非阿曼独自面对,GCC各成员国及整个中东北非地区(MENA)的原油输出国均遭受巨大损失。据IMF报告,损失的原油出口收入总额超过3400亿美元,或占地区国家GDP总和的20%。

推动经济多元化改革,降低国家经济对油气行业的过度依赖,无疑是GCC各国过去数十年来长期努力的目标。在这方面,以阿联酋为代表已经取得了显著的进步。随着国际油气价格或将长期低位徘徊,加快推进经济改革已经迫在眉睫,例如沙特已经出台多项举措以期实现“2030愿景”等改革政策目标。这些改革政策如能成功实施,将对地区未来长远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二、五年计划 

与地区邻国相比,阿曼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始终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发展轨迹。目前,该国政府正进入其第9个五年规划(2016-2020)实施的前半程。该规划是阿曼政府于1995年推出的“2020愿景”的收官阶段,旨在全方位推行国民经济和社会改革。目前正在实施的五年计划着眼于国民经济所处的新情况和面临的新问题,更为强调提高私营企业在宏观经济中的参与度,确保实现中短期经济增长。

这一五年计划建立在国际原油均价稳定在55美元/桶的基础上,相比之下,前一个五年计划期间(2011-2015)的国际原油均价为95.6美元/桶。阿曼希望在五年计划执行过程中,国际油价能基本稳定在55美元/桶上下,以确保该国经济能够实现年均2.8%的增速。而在前一个五年计划期间95.6美元/桶的油价水平上,该国经济在2011-2015年实现了3.3%的年均增长。在近些年中,油气出口收入通常占到阿曼财政收入的90%。因此,当油价预期由95.6美元/桶下调至55美元/桶,意味着阿曼政府的财政支出能力将受到相当大的制约。

阿曼政府在五年计划中规划的投资项目总额高达1065亿美元,但由于其自身财政支出被迫压缩,近半项目投资资金将来自私营部门。特别是中南省物流园区、阿曼国家铁路(Oman National Railway)、卡布斯苏丹港旅游设施、渔业设施、al-Dhahirah特别经济区、Shinas港口等项目的开发将十分依赖私营部门的资金投入。在阿曼承揽多个水处理项目的德国BauerNimr公司负责人表示,“鉴于目前的石油价格,阿曼政府不得不更多采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来推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采用这一模式的出发点不仅仅是吸引私营部门的参与,更多的还是在于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为了减缓油价未来波动对国民经济的冲击,阿曼政府在现行的五年计划中显著下调了油气产业对GDP的贡献度预期,由此前的44%降至26%。与此相配合的是,阿曼政府在机构设置上也进行了调整,特别在最高计划委员会(Supreme Council for Planning, SCP)中新建了一个综合部门,负责统筹协调内阁各部委及专业机构。此外,现行五年计划还列出了多个中期发展目标,包括:将通胀率控制在年均2.9%左右、提高中小企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度。

三、财政问题 

在GCC各成员国间,阿曼的油气资源开采难度相对较大、成本相对较高。在国际油价近年下滑周期的初始阶段,阿曼政府勉力维持国家财政收支平衡。但自2014年起,油价下跌的影响逐步超出了阿曼政府的承受范围,当年财政赤字达到28亿美元,约合该国GDP的3.4%。在2015年,油价下跌的状况继续恶化、屡创新低。根据阿曼央行统计数据,该国当年录得120亿美元庞大赤字,占GDP比例高达17.2%。

阿曼的经常账户由2014年的盈余42亿美元(占GDP的5.2%)一落千丈至2015年的亏损109亿美元(占GDP的15.4%)。在2016年发布的《金融稳定性2016(FinancialStability 2016)》报告中,该国央行预测国家的财政预算和经常账户出现双赤字的局面还将延续数年。毫无疑问,双赤字的境况将对阿曼的经济稳定性产生深远影响。例如,在继续保持与美元挂钩的货币政策情况下,长期的经常账户赤字或迫使阿曼动用其外汇储备维持本币币值稳定。以目前来看,该国总计167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并不充裕,除了寄望于国际油价回暖、采取财政改革措施以外,阿曼央行保持币值稳定的回旋空间十分有限。

四、削减支出 

解决结构性财政赤字的关键在于削减政府开支,而阿曼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为实现“2020愿景”和五年计划等改革政策目标,应对不断恶化的外部政经环境和不断增长的预算赤字,阿曼自2016年初以来,通过削减国内的燃料价格补贴等举措来降低财政支出规模。

在2016年1月,阿曼政府修订了国内石油产品价格机制,以真实反映国际油价的变化趋势。根据这一新政,90号标准汽油价格由0.30美元/升涨至0.36美元/升,95号优质汽油价格由0.31美元/升涨至0.42美元/升,而柴油价格亦从0.38美元/升涨至0.42美元/升。阿曼政府估算,通过这一全新的价格机制,有望削减因补贴而造成财政负担近26亿美元。

在2016年内,阿曼政府还推行了一项极为艰难的改革措施,即削减许多公共部门雇员的薪酬福利,包括水电局、电信局、民航局、资本市场管理局等十余个部门公务员,在医疗、旅游、汽车保险、个人贷款、住房补贴、子女教育、手机通讯等方面的补贴被砍除。此外,阿曼政府还在国防等领域大幅削减开支。总的来看,这一覆盖面极广的减支成本计划有望将2016年的政府支出削减38亿美元(约合GDP的5.5%)。而IMF预计,减支等财政紧缩计划将在2017年得以延续。

例如在公用事业方面,阿曼电力监管当局计划在2017年提高针对政府机构、工商企业等年耗电量超过150兆瓦的用电大户电价标准。仅以政府机构而言,这一电力消费群体以往每年享受了国家电力补贴总额的20%。如提高其电价费率,预计可节省补贴支出约2.6亿美元/年。

五、增加收入 

除了节流以外,阿曼政府还努力开源以增加财政收入。在GCC内部,阿曼长期以来凭借其低税率而闻名:直至2016年底,无论本国国民或外籍人士,均无须缴纳个人所得税;非油气产业的工商企业仅需就其年营业额中超出7.79万美元的部分缴纳12%的企业所得税;油气勘探企业需缴纳的所得税为石油产品销售所得的55%。此外,资本收益按普通收入征税,出售上市公司股份所获利润免税;印花税只适用于不动产交易,税费为房地产售价的3%。在社会保障方面,雇主缴纳养老金的比例为阿曼籍员工月工资的10.5%,另缴纳员工月工资的1%用于支付工伤补贴。阿曼的整体低税率水平有助于当地公司业务的发展,但随着国家财政紧张状况的持续,低税收政策的可持续性受到广泛怀疑,改变势在必行。

2016年,经阿曼国家委员会、协商会议批准,该国政府调整了所得税法,取消了7.79万美元营业额的免税门槛,将企业所得税税率由12%提高至15%。但同时,阿曼官方表示将尽力保护中小企业免受税率提高的影响。外界认为,政府此举将额外增收3.25亿-6.49亿美元/年。

虽然阿曼此次税改并未触及敏感的个人所得税问题,但阿曼境内的民众和企业将很快感受到另一项税改政策的影响。在2016年2月,GCC部长级会议最终签署了增值税(VAT)框架协议,并规定自2018年1月1日起,在所有成员国内统一开征VAT,而各成员国可自由制定其VAT豁免商品和服务清单。国际会计事务所安永估计,以5%的VAT税率计算,阿曼可额外增收6.49亿美元/年,约占其GDP的1.4%。另有传言称,阿曼政府正在酝酿向汇出的侨汇征收2%的税费,但以当前情况来看在短期内不会出台。

六、填补亏空 

虽然阿曼采取了开源节流的举措来解决其财政赤字问题,但目前来看成效并不显著。为此,该国政府不得不考虑其他融资选择。在2015年10月,阿曼首次向其国内机构投资者发售了一笔5年期总面值5.2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Sukuk),单笔最低认购额为130万美元。同时,阿曼还在2016年夏天重返国际国际债券市场(上一次发行国际债券是在1997年),先后对外发售了1笔5年期总面值10亿美元主权债券和1笔10年期总面值15亿美元主权债券。虽然成功发债,但全球多家评级机构对阿曼的信用评级及前景展望却不尽相同:2016年5月,标准普尔给予阿曼“BBB-/A-3“的评级,而穆迪则在同一时期将该国评级下调至中等偏下的“Baa1”。

不论评级结果如何,阿曼负债率仍普遍低于GCC其他成员国。但若该国不能进一步改善财政状况,且油价未能实现大幅回升,通过国际债市融资来填补亏空的做法极有可能大幅推高其负债率,预计至2020年该国外债占GDP比例将高达25%,而公共债务占GDP比例更将达到70%的水平。

七、通货膨胀及货币政策 

削减财政补贴的政策往往与通货膨胀的变化紧密相关,而这无疑充满着较高的政治和经济风险。利好消息是,阿曼推出补贴改革政策时处在一个良性的全球通胀环境中,且该国的外籍劳务供应具备相当弹性,减轻了对通胀率的压力。在阿曼央行的努力下,该国2016年通胀率不足1%。

阿曼自1986年以来始终坚持本币与美元挂钩的汇率政策,1里亚尔约合2.59美元。虽然,浮动汇率或有利于产生更稳定的财政收入,但紧盯美元的固定汇率政策在过往数十年的时间里,确保该国作为重要原油输出国与其他贸易伙伴建立起稳定的合作关系,并消除了该国本币暴露在国际汇率市场上的投机泡沫风险中。不过,固定汇率政策终归是有代价的。正如前文所述,由于国家宏观经济形势欠佳,阿曼央行被迫动用外汇储备来稳定本币币值。而在财政预算和经常账户双赤字的情况下,本就不宽裕的外汇储备显得捉襟见肘。而与阿曼类似的是,随着国际油价长期低迷,同样实施紧盯美元的固定汇率政策的其他GCC成员国,其本币币值被做空的风险在过去1年多的时间里持续升高。

八、油气出口收入 

实现经济多元化是阿曼政府的长期目标,但从中短期来看,虽然国际油价复苏前景仍不乐观,但油气出口收入仍在阿曼的国民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2011-2014年间,油气出口收入年均占到政府总收入的84%。为此,阿曼在近年继续着力扩大油气产能,目前年产原油量接近4亿桶。

维持甚至增加产能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国家收入方面,更在于油气勘探和开采活动是支撑阿曼国民经济活动(包括石化、冶金、海水淡化等)的基石,对于阿曼政府正在推行的多元化改革意义重大,为制造业等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助力。例如,总耗资64亿美元的Liwa塑料化工一体化项目将成为阿曼制造业的旗舰项目,这一规划中的项目已收到了来自多家国际金融机构的融资支持,待2020年建成投产后,将成为该国首个聚乙烯生产厂,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并进一步支持其他使用聚乙烯为原材料的下游行业发展。

同时,阿曼看好东部非洲的经济快速增长前景,希望充分发掘自身地理位置优势和与该地区的历史传统关系,着力发展运输物流业,将该国油气领域上下游产品销往东非地区国家。阿曼出口信用保险机构(Export Credit Guarantee Agency, ECGA)总经理助理Imaadal-Harthy表示说,“得益于地理距离上的优势,阿曼正在东部非洲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中寻找合作机会,并尤为关注埃塞俄比亚。阿曼业界认为,埃塞俄比亚政府推动经济持续发展的野心和当地爆炸式增长的庞大人口,都可以成为阿曼油气及非油气产品出口的重要目标市场”。

九、交通及特别经济区 

阿曼运输物流业最重要的发展项目就是中东部港口城市杜库姆的经济特区,其中包括了8个重要组成部分:杜库姆新港、工业区、住宅区、渔业码头、旅游中心、物流中心、中央商务区、教育培训区。杜库姆经济特区管委会(Special Economic Zone Authority Duqm, SEZAD)负责管理和规范区内的经济活动和项目发展。此外,占地95平方公里的al-Batinah South物流园区将是该国另一个物流旗舰项目,致力于打造一个包含多式联运、轻工、商贸服务、仓储物流的地区枢纽。

十、旅游业 

阿曼旅游部希望至2020年将旅游业对GDP的贡献率提高至5%,并至2024年累计创造10万个就业机会。根据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orld Travel & Tourism Council, WTTC)发布的《2016年旅游及旅行的经济影响》报告,阿曼旅游业直接产生的收入在2015年达到18亿美元(占GDP的2.5%),至2026年可增加到35亿美元(占GDP的3.4%)。如算上间接产生的收入,则该国旅游业在2015年营收额达到41亿美元(占GDP的5.7%),至2026年可达到79亿美元(占GDP的7.7%)。在就业方面,WTTC预测,旅游业目前直接创造5.3万个工作岗位,至2026年可累计创造8.1万个岗位。阿曼政府十分看中旅游业这一劳动密集型行业在创造就业机会的积极作用,目前有39个旅游项目正在建设实施,将为旅游业的未来增长奠定良好基础。

十一、新增长点 

渔业历来是阿曼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被列入该国经济多元化改革中的5个驱动经济未来增长的关键行业。根据阿曼政府规划,渔业产量将逐步提高20万吨,至2020年达到年产48万吨的水平,并新创造2万个就业岗位。目前在建的的主要渔业项目包括位于杜库姆经济特区内的一个渔港和毗邻的渔业产业集群项目。

矿业是另一个重点发展行业,其对阿曼GDP的贡献度为0.5%,未来增长空间巨大。目前,阿曼政府已出台了新的矿业法,以吸引更多外国和本地投资者进军该领域,开发当地的金、铜和稀土等矿产。此外,正在杜库姆经济特区内兴建的矿产品加工等设施也将进一步助力该行业的发展,提高矿业整体收益水平。

【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