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合作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中企海外投资遇到准入审查坎儿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4-26

近年来,和中国企业积极投资海外相伴的是,一些国家对外资的准入审查力度加大。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的《中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失败案例分析》(本文简称蓝皮书)显示,准入审查风险在发达国家相对突出,其具体表现以安全审查和反垄断审查最为典型。因准入审查而失败的投资案例中,超过85%发生在发达国家。  

安全审查的主要特点是标准模糊不明,裁量的过程充满主观色彩。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甘培忠在一篇文章中犀利地指出,关于安全审查的标准,虽然各国和国际条约都有不同性质和程度的规定,但即便是外资并购国家安全审查制度比较健全的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一般都没有十分明确具体或者操作性很强的规定,仅仅规定了一些模棱两可、自由裁量权很大的标准。  

蓝皮书指出,澳大利亚、美国等提高了农业、电力、化工、通信行业政府审查强度,而这些是中国企业原本具有相对优势的行业。安全审查机制为保护主义留下空间,还可能被东道国政府当作不利于投资者行为的辩词。  

该蓝皮书显示,2016年上半年,在8起海外投资终止案例中,有6起都是东道国监管部门的审查原因。蓝皮书也列出了一些案例。例如,2015年9月,紫光股份宣布拟通过下属香港全资子公司以每股92.5美元的价格认购美国西部数据新发行的4081.48 万股普通股,交易总金额37.8亿美元。股份认购完成后,紫光股份将持有西部数据发行在外的约15%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并将拥有一个董事会席位。然而,2016年2月23日,紫光股份发公告称考虑到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审查程序,公司决定终止入股西部数据。另一个例子是,2016年1月22日,飞利浦宣布,由于美国相关监管部门的反对,停止向中国投资者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出售其照明组件和汽车照明业务。据飞利浦称,尽管公司通过大量的工作试图消除美国的疑虑,但其仍未批准飞利浦出售Lumileds公司80%的股份。  

还有两起终止案例都发生在澳大利亚。由于澳大利亚政府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国家电网与长江基建集团被迫终止了以 75 亿美元收购Ausgrid Power的计划。另一起终止案例发生在农林牧渔业。上海鹏欣控股拟以2.8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企业Kidman,但最终澳大利亚以国家利益为由否决了这起并购交易。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认为,近年来发达国家对中国投资并购审查较严,例如美国、欧盟尤其是德国担忧中国企业并购获取技术、知识产权从而增强了中国竞争力。他向《中国贸易报》记者举了两个例子。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有一个中企准备投资建设的风力发电厂在美国空军基地附近,被指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从而不被批准。其实该项目是和美国公司合作的,这种做法反而影响了美国的就业。另外,即使是被批准的并购也是历经艰难,比如美的并购德国库卡机器人公司的案例就充分显示了这一点。  

沈骥如进一步分析,现在的自由贸易安排都包括投资自由化,中国主张继续推动全球化和贸易投资自由化,让资源在全球得到优化配置“。总体来说,准入审查不可持续,更需要的是互利共赢。谁和中国合作得好,谁就受益,这方面中国并不被动‘,一带一路’建设就是一个例子。”  

至于如何应对准入审查风险,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给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充分了解东道国相关行业的准入政策;二是完善信息披露机制,增强企业运营透明度;三是投资经营过程中注意“在商言商”;最后,可通过聘请中介机构进行游说,尽量减少对中国企业投资的敌意与疑虑。 

 

                                                                          中国贸易新闻网

【关闭此页】